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爱,记得刷新

飞雪,忘了言语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镣铐的舞者,生活的囚徒,爱的信众......

网易考拉推荐

南科一梦  

2010-12-31 20:49:1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——转 钱文军 先生一篇文章《为朱清时校长击节叫好

 《南方周末》12月16日这期第九版刊有《办一所“出格”的大学有多难》。第十版《“小楼”和“大师”:一所理想大学的模样》则介绍了“出格”之含义,也是这所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的大学教育梦想。< xmlnamespace prefix ="o" ns ="urn:schemas-microsoft-com:office:office" />

    主要内容是:“小楼”不仅设想校园里没有高层建筑,一派庭院风光,学生人数也稳定在每年招新生2000名为上限;教学上也采用“教学相长”的交流而非灌输模式;研究与学习结合;包括哈佛在内的外教经常性授课、国际交换学生;突出道德教育的多种兴趣与爱好;最小限度的行政干预,最大限度的“教授治校”;不设院系;经费来源多元化,除政府资助外广泛吸收社会捐赠。等等。目标在回答“钱学森之问”:“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?”

    结果却举步维艰。尽管深圳市政府慷慨解囊,曾做过十年中国科技大学校长的朱清时也有广泛的人脉及业界资源,其本人亦“以推进真正的教育改革为己任”。历经三年艰难筹建,至今只有一名十岁的山东“神童”苏刘溢于9月孤独到校,他是以高考总分566分而选择此校的,只能算是“预招生”。教育部只批准这所教师、课程计划、宿舍、食堂等皆已完善,“万事俱备,只欠学生”的大学“筹建”,若获准正式招生还得等上三年!

    尽管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李政道为其题写校名,还额外题写“敬祝成功”四个大字,南方科技大学依旧难掩凄凉。朱校长无奈地告知记者:“我们在做一件现有的教育法规和相关政策根本不许可的事。”同济大学< xmlnamespace prefix ="st1" ns ="urn:schemas-microsoft-com:office:smarttags" />朱大可教授甚至断言:“南方科技大学的努力必定要失败,因为它无法跟庞大的行政体制对抗。”

    看完这篇报道及方可成记者的介绍文章,我不禁想起曹雪芹在《红楼梦》第一回里所言:“满纸荒唐言,一把辛酸泪。都云作者痴,谁解其中味?”以前还读过很多关于爱国知识分子在旧中国报国无门的故事,且都言之凿凿称他们的报国梦在新中国如何得以实现。姑且不去讨论那些在夹边沟、北大荒埋葬掉、或者如北京太平湖里沉掉的梦,现在中国已经“不差钱”,而且深圳市政府大力扶持,谈“报国”又何以仍属梦境!中国只奉行权力所有制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只能像李荣融那样做一个报效权力的“忠臣”。若指望游离出权力掌心之外侈谈“报国”,那属于“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”,看来断然行不通的。

    岂料,18日傍晚,央视新闻频道的“共同关注”节目报道说,南方科技大学闯路教改,招生自授学位;朱校长宣称:改革不能靠一味等批复。看完这段报道,为之一振,随即上网搜索南科大网站,点击开朱校长致考生、家长的这封公开信。

    有意思的是此信之副标题为:“南科大迈出的一小步,将是我国高教改革的一大步!”这是朱校长信中的一句话。信中还说:“按照一些旧的规章制度,南科大一步到位地建成一所研究型大学的目标是不可能实现的。这些规章制度规定:要想创办一所新的高校,只能先办大专或学院,若干年后办得好者,评审合格,再升成大学。然后再一个个地申请硕士、博士点,几十年后才可能建成一所研究型大学。这些法制化了的规章制度的原意是由教育部代表国家来保障、控制全国学位的质量,但同时也使大学失去了办学自主权,造成高校‘千校一面’的畸形状况。”朱校长客气了,这些繁复的手续目的为的是控制,把高校牢牢地攥在权力手上。

    但毕竟是很好的事情!大学终于敢向教育部叫板、公开违抗迂腐官僚之傲慢与偏见,走自己的路了,确实可算“一大步”!虽然最终结果如何还有待观察,仅此一步已经可喜可贺了。

    众所周知,中国的学校大体可分为官学、私学以及半官半私的书院三大类。春秋战国几乎全是私学天下,儒、墨、道、法四大家皆私学所成,可以说中华文化即奠基于私学之上。秦始皇废一切私学,汉代始得复苏。以后官学兴废起伏,私学却未曾断过香火,可以说中国的教育是私学延续下来的。唐末以后私学以书院形式兴办,南宋朱熹亲拟《白鹿洞书院揭示》,成为后世书院学规的范本和办学准则,是为控制私学服务的。历代统治者都把教育作为巩固其统治的重要阵地,靠科举规范学校之教材,“四书五经”成为教育的躯干,书院由私入官者众。尽管如此,私学仍使中华文化多少留下些自行发展的空间,至少除文学、美术作品之外,还留下《水经注》、《梦溪笔谈》、《徐霞客游记》、《天工开物》、《本草纲目》等著述。

    从利马窦开始,“西方文化”开始形成系统性入侵,一统文化便面临着强有力的威胁,抗拒也属必然。在坚船利炮的轰击下,大清国紧闭的国门被打开,清末民初不仅各种新式学堂蓬勃兴起,“教育救国” 的呼声亦日渐高涨,私立新式学校即于此潮中应运而生。若说大学,1912年胡敦复在上海租几间民居办起来的“大同学院(后称大同大学)”当属首例。这是一间完全民营的学院,既没有政府扶持,又没有企业资助,全靠立达学社十多位知识分子自愿捐助,开办费仅228元。到1949年,后来的中国科学院等十余位院士就读过此校,于光远、钱正英、傅雷、华君武、钱其琛、曾培炎、钱临照、丁石孙等皆该校学生。

    与大同学院(大学)齐名、时称“南有大同北有南开”的私立南开大学,更因周恩来是首批学生而著名。为核查某些资料搜寻南开大学官方网站,谁知言及其校史的首页上,赫然载着下述文字:“南开大学孕育于新文化运动中,诞生于五四运动时期。在北洋军阀的黑暗统治下,教育得不到重视。作为私立大学的南开大学在其成立的最初几年,是最艰难的一个时期。”

    阿弥陀佛,权力撒谎怎么一点廉耻都不顾?在中国所有的大学中,偏偏南开正是北洋军阀们个人捐资最多的学校!当严修1907年创办天津私立第一中学堂(今南开中学前身)时,袁世凯即捐2万两银子作为办学资金;南开建礼堂,他又捐银5千两。老袁带头,各路官绅纷纷解囊,可以说没有时任直隶总督的老袁力主大办教育,并鼓励官民胁力办学,会不会有南开都成问题!老袁说:“育才莫先于兴学,兴学莫重于得师。”“各省学堂之不多,患不在于无款无地,而在无师。”故先后创设了保定师范学堂、天津高等师范学堂和各州县师范学堂、师范传习所达90余所,北洋大学还专设师范科,培养师资。据1907年清廷统计,直隶学务资产480万两,为各省之冠;直隶专门学生人数、师范学生人数亦居各省首位。

    1918年底-1919年初,严修、张伯苓动议设南开大学,首先响应并立即捐资的不是别人,恰是时任北洋政府大总统的徐世昌以及前总统冯国璋、黎元洪!张伯苓南下募捐,北洋系江苏督军李纯,除自己捐资外,尚代为募集,得8.5万余大洋,聊敷开办之用。在南开大学开学祝词中李纯说:“自两先生计划书出,黎前总统、冯前总统、徐大总统、曹督军、阎督军、孟督军、陈督军、曹省长莫不起而赞成。纯亦勉趋其后。”南开大学就是北洋军阀捧场才得以开学招生的,难道这就是“在北洋军阀的黑暗统治下,教育得不到重视”的体现?

    李纯后来因病自杀,临终前立下遗嘱,身后家产的四分之一捐作南开基金,约合50万大洋略多一点,可得月息6500元,与开办时经常费之预算刚好吻合。南开经费吃紧时,袁世凯的婶婶立即命其子袁述之捐款7万元;老夫人自己还捐款10万元,建南开物理、生物、化学实验楼,是为“思源楼”;张学良亦认捐南开基金会20万。据初步统计,军阀们对南开的捐助,有150多万大洋。

    除了这些北洋官僚私人捐款之外,河北财政特派员公署按北洋政府公助标准,每月付大洋2万元。公署撤销,改由财政部自中央银行按月拨付,成为学校经常费的主要来源。可以这样说,南开大学是受惠于北洋政府及官员特别照顾的私立大学,今日南开却如此贬损北洋政府,不知所教学生还认识不认识“礼义廉耻”这四个字!

    民国时代约28年,到1949年,共有高等学校205所,其中私立高校(不含教会大学)61所,占总数的29.8%, 教会大学21所,占总数的9.7%。就连老毛也曾兴致勃勃参与“湖南自修大学”创办的。民国时代各类大学自主办学业绩昭然,中国各方面大师级人才已经不需要再详述了,最显眼的莫过于西南联大李政道、杨振宁后来获诺贝尔物理奖;而共和国“两弹一星”元勋除孙家栋外其余22人皆民国大学的结晶。

寻思一下,老毛自称“比秦始皇厉害一百倍”并非虚言,秦始皇乃中国第一个严禁私学者,老毛可算第二个。共和国接管全部大中小学,比民国长一倍多时间里,大师不再,“钱学森之问”已经人所共知,六十年来中国的教育除了“学生打老师”之类惨剧之外,乏善可陈;朱校长所说“千校一面”也已成共识。中华民族的教育事业被糟蹋得不堪入目,若有自知之明或以民族为己任,早该改弦更张了。

   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:革命号称要“推翻三座大山”,学校并非“帝国主义、封建主义、官僚资本主义”,革命党占领学校显然超出了革命自己规定的范畴,属于劫掠。而马寅初之类知识分子,则投毛所好办思想改造学习班,里应外合践踏了这块本该神圣的净土,使之变成乡下痞子的角斗场。中国大中小学皆衙门化,官场钻营之风熏染学术钻研之风,成了调教奴才的培训基地。

    南方科技大学朱清时校长此次突破官僚体制樊笼的举动,可以认为是良知犹存的正直知识分子忍无可忍的义举。国家是人民的,学校是民族未来之所在,由不得某一个群体――无论他们装扮成何等冠冕堂皇的样子――肆意糟践。这就是我愿意为朱清时校长击节叫好的理由,腐败的官僚阶级统治人民教育的现状再也不应该继续下去了,为了中华民族的未来。(2010.12.19)

    南科一梦

    这几天心情格外兴奋,南方科技大学朱清时的义举使我兴奋。昨天,没看见央视“新闻1+1”的节目,今天从网上看的。原准备一间复试考场,结果来了一千多家长,满当当地坐了三间教室。

    民众对于“南科一梦”的支持,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。原先就有两种估计:一是无人或少人问津;二是现在这个状况。前者担心源于体制,我们的官僚机制习惯了“泰山压顶”,有恃无恐地挥舞权力大棒打“鸳鸯”;后者设想来自现实,年年大批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已经告诉人们,教育部盖大印的文凭也越来越不值钱了,它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早已今非昔比。现实告诉人们,何苦不去试试“南科一梦”?

    果然,千余人报考只取50名之盛况,有点像报考公务员之盛况。人都是现实的,当年,80年代后期,曾经有一个社会笑话,说母亲训孩子:“再不好好学习以后你就去当干部!”岂料到,如今超级庞大的官僚体制、优越的公务员待遇,“当干部”须得打破头。节目采访问及两位家长,答复说“是金子就一定会闪光”,并不担心做“南科一梦”,寄希望于孩子有真本事。

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!预示着社会承认已经淡化甚至取代官府认可,至少初见端倪。公民社会之大势所趋看来不是谁可以阻拦的,一点点逐渐会发展成一大片。

    教育,是国之命脉。“千校一面”是不折不扣的“中国特色”,先秦时代那种百家争鸣状态,私学遍及各诸侯国,社会是生龙活虎的;“罢黜百家独尊儒术”以降,无论公学、私学以及书院(明朝盛况时达1200余座、清末时已超越2000座),就是“千校一面”的,基本上都读“四书五经”。鲜有例外。即便万历年间顾宪成复兴的东林书院,以“读书、讲学、爱国”为宗旨讽议朝政,也离不开儒学禁脔。那个著名的对联:“风声雨声读书声,声声入耳;家事国事天下事,事事关心。”直至文革时还遭批判。

    中国历史已经证明,教育之祸,可延及千秋万代!所以,视及朱清时校长之勇气,实在敬佩不已!看来跨出这“一大步”已是其时,惟愿更多有志之校长接踵而至,中国的大学各有千秋,那将是国家之福音,民族之福音。总之,老夫看见这招生盛况是欣喜不已的,祝愿“南科一梦”,美梦成真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